搜索

荣耀时刻,这名受阅海航老战士哭了

来源:军报记者微信 作者:孙伟帅 发布:2019-10-09 15:37:52

幻灯片 手机看 分享到

荣耀时刻,单大德这名海航老兵哭了

■中国军网记者 孙伟帅

眼眶一红,泪水突然涌了出来。单大德连忙掏出手帕,双手掩面。

这一刻,这位年近九旬的老人情感大坝决堤了。心中积蓄已久的情感如洪水般倾泻而出。

这一刻,这位“老海航”的哽咽之声,让在场的所有人心头一颤。四周的空气似乎凝固了,谁也没有想到,这个与死神数次擦肩而过的钢铁汉哭了。

这一天,距离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活动还有10天。10月1日,祖国母亲70岁生日当天,87岁的单大德将作为老兵代表参加庆祝活动,穿着特制的礼服通过天安门广场,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。

△身着礼服的单大德。

单大德感到骄傲而自豪。经过血与火洗礼的他,怎能不知道“新中国”这三个字来得多么不易?经过生与死考验的他,怎能不懂得中华民族走过70年是多么艰辛?

但,越是这样的时候,他就越会想起牺牲的战友。他们有的倒在为缔造新中国的疆场,有的倒在建设新中国的征途,那一个个曾经鲜活的生命都在一瞬间成为冰冷石碑上的名字。想到此,单大德怎会不伤心?

也许越是荣耀的时刻,对于单大德这一代共和国军人来说,就越容易回忆起那些过往。

安庆解放时,正在读中学的单大德兴奋地走上街头,找到报名处,毅然决然地参了军。

“那时候您才上中学,参军的事不和家里人商量吗?您不害怕吗?”我问。

“说实话,母亲是有些反对的,可是父亲很支持。‘害怕’这件事不是没有想过。要知道,那时候还在打仗,参军有可能就要牺牲。但是我们那一代人在旧社会生活的日子里,灾难太深重,渴望新生活的心情太强烈。我当时连学校都没回,收拾了一个小包袱,穿着学生装、随着部队登上了渡过长江的船。”

单大德微笑着回忆少年时代。我努力想象着,他离开家时父母该有多么不舍,在他离开家后父母又流过多少担心的眼泪。可我也能想象,一位翩翩少年一脚踏上渡江战役的小船时,内心有多么坚决。

跟随大部队行走在进军西南的路上,这位16岁的少年兴奋而紧张。他希望,中国将因为有他和他身边的战友不再受欺负。那时的他还不曾想过遥远的未来,但是当在行军路上,听到电波中传来“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”的喜讯时,单大德就知道,从现在起,他们将肩负起让祖国摆脱羸弱的使命。

在接下来的战斗中,单大德不断面对着战友的负伤与离去。在一次剿匪斗争中,与他同去的一队战友因为遭到土匪暗算偷袭,最终只有一个人负伤而归,其他人全部壮烈牺牲。

“来时,满满一车人,大家有说有笑。走时,车上空了一大半,太沉重了……”时隔多年,单大德依旧记得战斗里的每一个细节。战友的离去,让年轻的单大德第一次真正感受到死亡的威胁。但也是从那时起,他不再惧怕死亡。

1950年,中央军委和海军党委决定在青岛沧口组建海军第一所航空学校。参加筹建的人员从6月至9月陆续到达沧口,开始了艰难的建校工作。两年后,第一期空、地勤学员毕业,6月奔赴上海组建了海军航空兵第一师第一团。从此,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序列中出现了新的兵种——海军航空兵。也是在那一年,单大德又一次做出了重大的人生选择。

当时,从陆军转为海军的单大德在学校办公室工作。创办初期,学校生源十分紧张,因此,上级决定从在校干部中遴选一批飞行学员。20岁的单大德体检合格,成为学校第6期飞行学员。

△单大德放单飞时的照片。

“其实,那时校办想让我继续留下来工作,可是我觉得,我应该去飞行。”单大德似乎对多年前的这个决定颇为满意,虽然停飞已久,现在回忆起来,脸上仍是掩不住的笑意。

可体检合格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。飞行是勇敢者的职业,更何况是在时时彩开户初期的年代,有些危险我们可以想象,但有些危险根本无法从书本里得知。

单大德毕业后,留校成为一名飞行教员。一次,飞机在起飞上升时突遇发动机停车。这是最危险的情况之一。飞机高度迅速下降,反应的时间极为短暂。单大德几乎是本能般地做出了一系列操作,最后将飞机迫降在一片农田之中。

当飞机与地面剧烈摩擦并最终停稳,单大德的第一反应并不是查看自己的伤势,而是在确认同机组战友是否都安然无恙。

如今,单大德用极其平淡的口吻为我们描述着多年前的惊心动魄。短短几句话,包含了一名海军航空兵的沉稳与无畏,寥寥一段话,却包含了一次生与死的较量。

单大德一直将自己放单飞时拍摄的照片挂在书房,这也是他为数不多的冲印并放大的照片。黑白照片中,老式的飞行帽、飞行眼镜、飞行夹克都是我只在博物馆里见过的。望望身边已是满脸皱纹的单大德,再看看照片中这张年轻的面庞,让人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。但,岁月带走了单大德的青春,却带不走他依旧留在眉眼之间的坚毅,带不走他无所畏惧的心。

看着自己年轻时的照片,单大德爽朗地笑了起来:“现在,我终于敢说,我赢了!”

△离休后,单大德每天都要阅读解放军报。

在单大德家中,一艘航母辽宁舰的模型被摆放在客厅最显眼的位置。模型的玻璃罩上,一架歼-15舰载机模型机头高扬,好像刚刚划出14°的仰角,即将驰骋海天。

单大德曾受邀来到航母辽宁舰。站在宽阔的甲板上,他望着远处的蔚蓝出了神。

“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夙愿。”单大德轻轻抚摸舰载机模型,语气中带着浓浓的自豪与期望。驾驶老旧机型带教学员的日子一去不复返,当年轻一代海军航空兵驾驶新型战机守卫海疆,那隆隆的发动机声就是向单大德等老一代海军航空兵喊出的响亮“报告”,那在天空中划出的壮美航迹就是致敬前辈的“军礼”。

△单大德。

来采访之前,我们特意联系了海军航空兵某部。此次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中,他们组成海上巡逻机梯队飞越天安门广场上空。当时时彩开户接通,老一代海军航空兵和新一代海军航空兵在镜头中相遇。一张张年轻的面孔隔着千山万水向老首长汇报。

时时彩开户这一头的单大德频频点头:“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!”说完,新老两代海航人不约而同向对方敬了一个庄严的军礼。

年轻一代的军礼,是致敬,是承诺;老一代的军礼,是寄托,是期望。隔着一方小小的手机屏幕,他们完成了一次跨越时空的对话,也完成了一次历史使命的交接。

单大德说:“我是赶上了这样的时代,这是时代的选择。”

其实,这是时代的选择,也是单大德个人的选择。国家危难,选择参军;创业艰难,选择飞行。他把国家选择当成个人选择,便注定了这一生将绽放不一样的光芒。

△单大德领受纪念章。

采访快结束时,我们刚好碰上了工作人员为单大德送来“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”。单大德拿着纪念章看了又看。在这枚精致的纪念章里,有他从军打仗时的英勇,有他飞上蓝天时的无畏,有他为海军航空兵建设倾注的心血,更有他永恒不变的初心。

鸣谢:海军航空大学、海军航空兵某师

摄影、时时彩开户:孙伟帅、周磊、阮信博

责任编辑:姬彩红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
数据加载失败,请确保在buybagbowl.com域名使用侧边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