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个月没见面的双胞胎兄弟俩在高原驻训地“偶遇”了……

来源:中国军网-解放军报作者:张晓东 郭靳责任编辑:于雅倩
2020-07-13 03:50

“偶遇”高原上

■本期观察 张晓东 郭 靳

樊鹏飞(右四)、樊程飞(左四)与战友合影。照片由本人提供

高原正午,太阳炙烤着无垠荒漠,阵阵狂风裹挟着细沙飞向空中。

西部战区空军某部,一支分队在此执行驻训任务。一双双犀利的“鹰眼”,警惕地凝视着湛蓝的天空。

分队干事樊鹏飞怎么也没想到,竟然能在高原驻训地“偶遇”自己在陆军某旅服役的双胞胎弟弟——樊程飞。

那天晚饭后,樊鹏飞像往常一样带队巡逻。距离他们营地不远,驻扎着陆军一支刚上高原的部队。巡逻途中,两支队伍的官兵不期而遇。

当时,陆军上士王伟力和两名战友正在营地附近巡逻。“真奇了!”看到正在带队的樊鹏飞,他们先是一愣,又细细端详了几秒。

三人你看看我、我看看你,相觑对视了一下。恍然间,王伟力向樊鹏飞敬了一个军礼,有些不好意思的小声说:“您跟我们连长长得太像了,差点认错人。”

兄弟二人每年都有高原驻训任务,他们经常半开玩笑地说:“说不定,咱俩能在驻训点见上一面。”从去年休假至今,兄弟俩已经9个月没见面了。

“我们是兄弟,当兵到部队是彼此心照不宣的人生选择。”樊鹏飞说,兄弟二人来自山西,从小听着家乡“赵武灵王胡服骑射”的典故长大,两人打小就是“军事迷”。

2011年,高考结束填报志愿,学习成绩优异的兄弟俩,不约而同地选择“参军报国”。有心人,天不负。哥哥樊鹏飞考上了湖南大学国防生,弟弟樊程飞则考上了国防科技大学。

2015年军校毕业,樊程飞瞒着哥哥递交“戍边申请”,樊鹏飞则报考空军工程大学研究生。3年后,哥哥樊鹏飞在研究生毕业时,也选择了条件艰苦的边防单位。

“从军校毕业5年了,我和弟弟见面的日子,一只手就能掰扯过来。”樊鹏飞坦言,穿上这身军装,才真正懂得军人的选择,从来都是“小我”服从“大我”。

到了部队,兄弟二人每隔半个月通一次电话,有时还会约定时间与家人“多人时时彩开户”。分居三地的一家人,如今已习惯了这样的隔空团聚。

去年10月,弟弟樊程飞正在休假归队途中,因天气原因,他所乘航班临时降落在哥哥樊鹏飞所在部队驻地。得知消息,樊鹏飞立马请假“飞奔”机场,兄弟俩在候机大厅匆忙见面。随后,他们一个踏上归队旅途,另一个又回到岗位坚守……

话说此时高原“偶遇”,得知弟弟樊程飞“果真在驻训地”,哥哥樊鹏飞第二天就向带队领导请假,前往友邻陆军某旅营区“探亲”。

高原天气说变就变。刚才还是晴空万里,这会就山风呼啸,飘落雪花。此时,樊程飞正带领官兵打地钉、挖壕沟、扎帐篷。看见熟悉的身影,樊鹏飞快步上前拍了一下弟弟的肩膀。

兄弟见面,彼此都很激动。樊鹏飞已在高原驻守半个多月,他向樊程飞介绍高原驻训地的相关情况;樊程飞得知,哥哥樊鹏飞去年上高原时曾出现严重高原反应,再三叮嘱哥哥保重身体……

经领导批准,当日晚饭哥哥樊鹏飞专门邀请弟弟樊程飞到自家营地,兄弟俩一起吃了顿简单而温馨的“团圆饭”,还在战友协助下拍了一张合影。

这次相聚只有短短几十分钟,手足情深的兄弟二人,几乎来不及说上几句知心话。然而,这次相聚,对他俩来说却很有意义——因为,这是他们在各自战位上的一次难得的“偶遇”。

性格沉稳的樊鹏飞,经常对弟弟樊程飞说:“好男儿当报国,咱俩都要好好干,不能给爹妈丢脸。”相聚过后,他们又将奔赴各自战位。正因为“战位需要”这个朴素道理,兄弟俩的道别极为简单。

翌日拂晓,雨停雪霁。弟弟樊程飞跟随部队启程开赴另一驻训点。哥哥樊鹏飞站在帐篷外,默默向着远方的“钢铁长龙”敬上一个标准的军礼。

目送战车渐行渐远,樊鹏飞在帐篷外站了许久。这位年轻军官知道,远方的战车里,弟弟樊程飞正端坐其间,目光炯炯地凝视着远方……

 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